<address id="jtdj9"><nobr id="jtdj9"><menuitem id="jtdj9"></menuitem></nobr></address>

                    當前位置:電子課本網 > 詩句大全 > 抒情 > 傷感 > 

                    忙日苦多閑日少,新愁常續舊愁生。

                    “忙日苦多閑日少,新愁常續舊愁生。”

                    ------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陸游的《浣溪沙·和無咎韻

                    懶向沙頭醉玉瓶,喚君同賞小窗明。夕陽吹角最關情。
                    忙日苦多閑日少,新愁常續舊愁生。客中無伴怕君行。


                    鑒賞
                      陸游與韓元吉在鎮江相聚兩月,登臨金、焦、北固,觀江景、 飲美酒的機會一定是很多的,在即將離別之際,更感到相聚時間的寶貴,多在一起說說話,比什么都強,正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才會有“懶向沙頭醉玉瓶”一句。這一句是有所本的,杜甫的《醉歌行》有句云:“酒盡沙頭雙玉瓶,眾賓皆醉我獨醒。乃知貧賤別更苦,吞聲躑躅涕淚零。”這首詞的頭一句即由此而來,不但詞語極相近似,而且透露了分手離別的含意。既然懶得再去觀景飲酒,那么,更好的選擇就是“喚君同賞小窗明,夕陽吹角最關情”了。夕陽引發依戀之情,暮角引發凄涼之感,此情此感共同組成了一種適于促膝傾談的環境氣氛,所以說它“最關情”。但此時的“情”究竟是什么,卻因為它的千頭萬緒而難以表述得清晰具體。
                      《浣溪沙》的下片頭兩句,大都要求對偶,故而往往是作者最著力的地方。陸游寫在這兒的對聯雖然淺顯如同白話,但其說忙說愁仍是概括籠統,并不得其具體要領。寫到最后“客中無伴怕君行”一句,則以其直言無隱、真情流露打動讀者,并將依依惜別之情和盤托出。
                    天际彩票 金坛 信阳 包头 东莞 吉林 吕梁 芜湖 溧阳 衡阳 贵州贵阳 恩施 海西 武威 大庆 新乡 大同 阿拉尔 常州 海南海口 永州 湘潭 北海 果洛 双鸭山 台北 台南 蓬莱 铜川 普洱 德清 曹县 钦州 六安 昌吉 雄安新区 吴忠 灵宝 桓台 江西南昌 兴化 临海 抚州 兴安盟 金昌 海拉尔 安阳 塔城 辽源 随州 汕头 阳春 珠海 海拉尔 荆门 雅安 肥城 台中 无锡 松原 中卫 五家渠 广元 安徽合肥 固原 三亚 钦州 咸阳 宁国 云南昆明 丹东 慈溪 新泰 东台 仙桃 塔城 凉山 山南 肇庆 保山 苍南 保山 临海 阿拉尔 泉州 呼伦贝尔 鸡西 淮南 包头 香港香港 阳泉 大连 白山 资阳 马鞍山 扬中 抚顺 衡阳 汉川 昭通 南充 那曲 诸城 东莞 永州 日照 蓬莱 大同 瓦房店 滕州 济南 九江 琼海 濮阳 焦作 菏泽 阿拉尔 寿光 广西南宁 商洛 章丘 开封 宁波 博尔塔拉 四平 秦皇岛 无锡 湖南长沙 贵州贵阳 四平 荆州 五家渠 沧州 宿州 苍南 白山 铜川 三亚 神农架 商洛 娄底 张家界 项城 吴忠 佳木斯 永新 鹤壁 燕郊 林芝 宜宾 攀枝花 任丘 东阳 姜堰 澄迈 吴忠 台湾台湾 佛山 兴安盟 常州 仙桃 澄迈 垦利 清远 绍兴 昌都 阿拉善盟 仁怀 贵港 恩施 滕州 德阳 台北 赤峰 如皋 甘肃兰州 莱芜 南京 新沂 绵阳 安康 靖江 乐平 邯郸 灵宝 永新 龙口 永康 鹤岗 辽源 漳州 淮南 昌吉 娄底 林芝 黔南 喀什 日喀则 宜宾 徐州 台山 亳州 喀什 东阳 江西南昌 遂宁 通化 阜阳 安吉 吕梁 六盘水 崇左 台中 肇庆 吉安 海西 北海 晋城 广饶 威海 莆田 梅州 沭阳 呼伦贝尔 靖江 临海 云浮 蓬莱 黔东南 海拉尔 榆林 衡水 泸州 呼伦贝尔 林芝 伊犁 安岳 肥城 平潭 葫芦岛 海西 珠海 武安 鄂州 邹平 咸阳 海宁 万宁 莆田 滨州 咸宁 济源 新余 抚州 宁夏银川 九江 通化 凉山 伊春 桐乡 芜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