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tdj9"><nobr id="jtdj9"><menuitem id="jtdj9"></menuitem></nobr></address>

                    當前位置:電子課本網 > 詩句大全 > 天氣 > 月亮 >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蘇軾的《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秋涼 一作:新涼)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


                    賞析
                    詩詞聯想
                      提起蘇軾的中秋詞,大家都會想起那首著名的《水調歌頭》,但同是寫于中秋的這首《西江月》,情緒卻顯得非常落寞,應該是寫于被貶黃州之時。在這首詞中,軾以“中秋”這一深具情感意義的節日為背景,抒寫了遠貶黃州的孤獨悲苦的心情,同時又在感嘆時間的流逝中,表達出對人生歷史的深沉思考,以及對人世真情的深深眷戀。在清寒孤寂的意境氛圍的營造中,讀者可以見到豪放詞人蘇東坡在曠達超然背后悲情婉約的一面。
                    詩句賞析
                      詞一開端,便慨嘆世事如夢,雖然蘇軾詩詞中常常流露出人生如夢的思想,但或是自我排遣之語,或為往古來今之思,讀來往往覺其放達,而不覺其悲切。此處卻不然,以一種歷盡滄桑的語氣寫出,加上幾度秋涼之問,風葉鳴廊,忽覺人生短暫,已驚繁霜侵鬢,益覺開頭浮生若夢的感嘆,并非看破紅塵的徹悟,而是對自身遭際有不平之意,從而深感人生如夢境般荒謬與無奈。
                      “世事一場大夢”中的“世事”既可以指具體的歷史實事,即指蘇軾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的事情,亦可以理解為蘇軾對人生命運的抽象意義的認識。“世事如夢”,“人生如夢”,一切皆如白駒過隙,后飛鴻,人生只是天地間偶然的飄蓬,所以不可執著于現實中的得失榮辱,而應超脫于具體的萬事萬物,使自己內心趨于平衡。“人生幾度新涼”,用“新涼”指又一個秋天的來臨,并且突出了秋天乍到的“新”,可見詩人對節候變化的敏感,時間的流逝磨蝕著有限的生命,詞人由此產生出真摯的惜時之情。“新涼”亦指詩人再次遭到排擠打擊的人生際遇,用一個“涼”字,表達了詩人心中的凄涼之情,所以,“人生幾度新涼”不僅指自然節候的變化,同時也是指人生命運的起伏不定、變幻莫測。這句話把自然與人生結合起來,以自然的變幻來反襯出詞人對人生命運的無奈謂嘆,寄意深刻,韻味悠遠。開頭兩句詞遠遠不止是蘇東坡在記敘一時一地之事,或是一己一身之感,而是借寫具體的事實,表達他對抽象意義上的人生命運的深沉思忖。
                      “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在冷落清秋的夜里,涼風吹打著庭院里的樹葉,在空曠的長廊里發出凄涼的回響。詞人取過鏡子,看見兩鬢爬滿了白發,“人生何處得秋霜?”詞人由此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讀者同樣可以感覺到陣陣寒意襲來。
                      過片兩句,更可見牢騷。“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酒賤”是因為“人賤”,暗指身遭貶斥,受人冷遇。“月明”句隱喻小人當道,君子遭讒。蘇軾遠貶黃州,心中的失落與不滿是以這種自我嘲諷的形式來表現的。因“烏臺詩案”受蘇軾牽連被貶的人太多,而蘇軾也因此不愿連累友人,所以絕少與故人交往,這里的“客少”應是指當時的實際情況。在這靜寂的夜里,在這皓月當空之時,清秋的寒氣陣陣襲人,此時,蘇軾心中的孤獨凄涼之感是難以排遣的。中秋月明,而明月總是被烏云遮去光芒。有人認為“東坡在黃州,中秋夜對月獨酌,作《西江月》詞”,可見“月明多被云妨”一句寫的是眼前實景,是自然現象,但似乎還有更深的內涵,是在借自然之景抒寫他對社會環境的認識。這里隱含了作者深深的政治憤懣情緒,“云妨”比喻小人當道,欺瞞主上迷惑視聽排斥忠良。作者為自己忠而被謗,謫居偏地黃州,政治抱負難于發揮而深感憂傷苦悶,而此情此景,唯有對月把孤盞聊以解憂愁了。
                      “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涼北望”點出了作詞的時間與主旨。“中秋”是傳統意義上團聚的節日,蘇軾選取“中秋”這一宴樂的節日作為背景,以虛筆中的樂景寫哀情,使哀情為之更哀。“北望”點出了作詞的主旨。“北望”的含義,歷代論者有所爭議,《古今詞話》認為蘇軾“一日不負朝廷,其懷君之心,末句可見矣”,而胡仔認為是“兄弟之情見于句意之間矣”。據記載這首詞下原有注釋“寄子由”,可見蘇軾此詞是在中秋之夜寫給其兄弟蘇轍的。其實,蘇軾當時政治上受迫害,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憂國之心,身世之感,或許交織在一起,作為欣賞者,也不妨拋開考證,作寬泛理解。蘇軾晚年飽受政治打擊,他多以佛、道思想來超然物外,以消解現實的苦悶,但此詞籠罩著一層悲涼的氣氛,可見蘇軾始終沒能擺脫塵世的痛苦。在這熱鬧的中秋月明之時,唯一可以慰藉自己落寞孤寂情懷的是那真摯的手足深情。蘇軾渴望著與兄弟一訴衷腸,無奈遠貶黃州的他只能在北望中借明月遙寄相思天涯同一月,相思兩地情,遙望卻不能與之相聚,明天卻又要面臨現實中太多的痛苦與無奈,蘇軾因而陷入更為深沉的悲涼之中。
                    特點
                      整首詞突出了一個“涼”字,以清寒的中秋之夜的涼風、明月與孤燈等情感意象,營造了一個情景交融的完美意境。蘇軾借寫節候之“涼”,抒寫人生之“悲涼”,表達了他對現實人生的深沉思考。與這首詞意境與主旨相似的就是那首寫于密州的詞《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在那首詞中,蘇軾寫道:“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與這首《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相比,兩詞都是借寫景抒懷,都渲染了一個“寒”、“涼”情緒意境,給詞蒙上了一層深厚的情感意韻。所不同的是前者在于指出節候之“清寒”,后者重在喻示人生之“凄涼”;前者寫天上人間之“清寒”,后者寫現實人間之“凄涼”;前者想象天上人間之“寒”以反襯人世間值得留戀,后者借人間之真情以慰藉自己“凄涼”的心靈。兩詞相得益彰,情韻悠遠,表達了飽受政治打擊的蘇軾對歷史人生的深刻認識,以及對人世真情的深深眷戀。
                    總結
                      蘇軾這首詞也寄寓了一定的哲理意味。但這種哲理意味是通過營造一個完美的審美意境傳達出來的。讀者首先感受到的是中秋之夜清寒的月色與空寂的長廊,孤獨的詞人身影與孤獨的黯淡燈光,以及由此流露出來的詞人深沉的人生思考與真摯的人世之戀,讀者并不感覺到說理、議論的空洞與枯燥,而是為詞中深沉的情感所打動,然后體驗出作者蘊含于詞中的哲理趣味。另外,蘇軾是宋代豪放詞派的代表詞人,然而這首詞風格柔婉,可以看出蘇軾的詞風也有悲情婉約的一面,這種哀怨隱忍之作更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天际彩票 陵水 大庆 雄安新区 克拉玛依 临夏 迁安市 宝应县 乌海 肇庆 汉川 德州 建湖 自贡 哈密 昆山 江西南昌 图木舒克 玉林 佳木斯 青州 儋州 迪庆 遂宁 商丘 河南郑州 靖江 平顶山 陕西西安 昭通 潮州 海安 诸暨 甘孜 鹤壁 中卫 鹤壁 黑龙江哈尔滨 东方 东营 三门峡 湛江 芜湖 玉环 包头 宝应县 江苏苏州 江西南昌 漯河 灌南 济南 锡林郭勒 百色 大丰 漯河 池州 舟山 黄石 池州 雄安新区 晋城 芜湖 本溪 漳州 海南 项城 乐清 莒县 顺德 娄底 邳州 三沙 安顺 赵县 三沙 西双版纳 徐州 眉山 达州 基隆 泉州 海南 荆门 泸州 青海西宁 顺德 克拉玛依 改则 长治 涿州 天门 三门峡 衡水 晋城 伊犁 三明 宿州 德阳 辽源 东营 海丰 台湾台湾 榆林 延边 广西南宁 宜春 咸阳 开封 澳门澳门 和县 新余 长治 图木舒克 四川成都 渭南 宿州 湖南长沙 定州 甘孜 包头 湖南长沙 曲靖 莆田 白银 象山 宜都 九江 和田 河南郑州 怀化 丽江 雅安 改则 青海西宁 白沙 台北 潜江 洛阳 保定 神木 内江 鹤岗 枣阳 常德 大庆 佳木斯 承德 建湖 常州 阿坝 宁德 清远 衢州 商洛 广饶 梅州 常德 昌吉 湖南长沙 通化 常德 河南郑州 天水 南平 中山 三亚 内江 湘西 秦皇岛 绍兴 巢湖 七台河 北海 克孜勒苏 红河 晋城 枣阳 任丘 新余 大连 来宾 七台河 乐山 湖州 海南 吉安 项城 南京 桓台 梅州 眉山 宁夏银川 神农架 乐平 宁德 张北 宝应县 和田 沭阳 沛县 山西太原 伊春 益阳 孝感 淮安 喀什 惠东 汉中 大理 吉林长春 张掖 博尔塔拉 东台 香港香港 枣庄 昌吉 四川成都 鄂尔多斯 长兴 怒江 阳江 吉安 东海 六安 邳州 阿拉尔 百色 晋江 伊犁 大连 常德 邢台 牡丹江 宜宾 大理 莒县 陇南 大理 绥化 岳阳 抚顺 朔州 萍乡 宁夏银川 甘肃兰州 九江 惠州 海安 瓦房店 安顺 锡林郭勒 新沂 澳门澳门 澳门澳门 芜湖 大同 莱芜 鹤岗 安阳 武安 桓台